阿里云服务器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健康 黑龙江热线 2022-05-17 559浏览

A-SOUL风波引发V圈地震,字节做错了什么?

中国最火的虚拟偶像被传月入7k,粉丝破大防了。

作者|郑玥

编辑|郑玄

“珈乐毕业门”引发的震荡还在持续。圈外人因为这波热度知道了虚拟偶像和A-SOUL,而圈内人则开始重新审视虚拟偶像和中之人的关系。

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联合发起的虚拟女团A-SOUL,是过去两年国内最成功的虚拟偶像企划。短短两年时间,A-SOUL的五名成员在B站、抖音聚集起数百万的粉丝——更难得的是,在这个以挑剔著称的小众亚文化圈子里,A-SOUL不仅赢得了关注,还曾一度赢得了口碑。

但这一切在2022年5月10日戛然而止。当天下午,A-SOUL突然宣布女团成员之一的珈乐将于5月20日“直播休眠”,消息一出,在B站、V圈引起轩然大波。

图片来源:A-SOUL B站官方账号图片来源:A-SOUL B站官方账号

虽然官方表示珈乐只是因为个人原因暂时休眠而非退团,但很快就传出是因为珈乐的演员与官方不和,随后还有粉丝爆出扮演虚拟偶像的中之人待遇极差——女孩们不仅薪资低、加班高度高,还遭遇着职业损伤、职场霸凌,甚至被迫进行软色情表演。

杭州市滨江区人社局回复截图杭州市滨江区人社局回复截图

部分消息被舆情扩大后介入的官方在一定程度上证实。5月14日滨江区人力社保局回复部分网友反映的问题称:经调查,3月底根据字节跳动内部业务规划,与A-SOUL团队各成员沟通续约事宜,珈乐不同意续约,项目组决定5月20日开始停止珈乐直播工作,并在5月10日对外宣布。

随着越来越多的细节被扒出,A-SOUL的粉丝们彻夜难眠。他们很快从对珈乐退出的惋惜,转向对五名中之人待遇的不平,以及对A-SOUL背后运营方的愤怒。过去一周里,粉丝们冲向论坛、微博,以及A-SOUL在B站、抖音的直播间,向官方讨要说法。

在行业过去的经验和观念里,中之人只是虚拟偶像的表演者。其重要性排在虚拟偶像的人设和皮囊之后——前者为运营方对虚拟偶像的打造,而后者则来自于动捕技术和设计团队的审美。

但在这场粉丝发起的“运动”中,这个根深蒂固的“常识”正在被打破。粉丝们用行动告诉A-SOUL甚至整个虚拟偶像行业的运营者:他们喜欢的不只是虚拟偶像的外皮,也是那个每天直播和粉丝聊天对话,活生生的中之人。

01

“破大防了”

“下午猝不及防看到珈乐毕业的公告,因为在工作不得不克制,只敢小心翼翼地偷偷抹泪,”一个女粉丝在微博中记录了自己听到消息后的反应。“直到晚上十点下了班,从校门口一路哭着回家,奔三的老女人跟个撒泼小孩一样嚎啕大哭。”

微博超话里有人求助如何安慰粉丝朋友微博超话里有人求助如何安慰粉丝朋友

珈乐的粉丝把自己称为“皇珈骑士”,骑士守护的公主没了,用“他/她们的世界塌了”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5月10号、11号这两天,很多粉丝白天还在工作、学习,晚上回家就整夜刷起新闻、群和各种论坛,然后半夜两三点钟在朋友圈和微博转发——或鸣不平,或骂运营,或者只是发一连串“啊啊啊啊”,发泄自己的悲伤。

对不少粉丝而言,珈乐的毕业公告来得如此突然,但当他们事后回忆起来,其实已有征兆。4月底,一场“开盒危机”正在席卷A-SOUL,已经有珈乐“毕业”的传言出现,但当时没人相信,因为一切在顺利进行,珈乐刚推出个人单曲,还发布了和Keep合作的健身课程。

“开盒”是虚拟偶像圈子中的一个专有黑话。虚拟主播的一大特点,就是面对公众时全部以虚拟的形象来演绎,而表演的“中之人”完全隐于幕后。这就难免有粉丝或者其他网民会产生窥私的欲望,他们通过人肉搜索、盗取账号等手段,来定位到“中之人”的个人信息并公之于众。

圈内把这种行为称作“开盒”,最近几年在VTuber的发源地日本,以及发展快速的中国,一旦被“开盒”,几乎意味着虚拟主播生涯的终结。因为这一行为的严重后果,也让它有了“盒武器”的戏称。

早在去年7月,A-SOUL成员之一的向晚就遭遇过一场开盒危机。而在今年4月,A-SOUL剩下的四名成员也被粉丝一一扒出真实身份。

其中珈乐中之人使用的网易云账号被曝光,这个鲜有人关注的账号,被认为是珈乐的中之人用于记录自己的工作生活的私密墙。

被认为是珈乐使用的网易云音乐账号被认为是珈乐使用的网易云音乐账号

其中既有提到珈乐在直播中谈到的工作时被动捕服划伤、在训练中伤到了胸椎等,还提到关于近期续约,被领导辱骂、在凌晨被叫醒等工作中的问题和细节,不仅让珈乐的粉丝“破了防”,更让他们把矛头开始指向A-SOUL企划背后的运营方——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

02

“我们守护的到底是谁?”

珈乐毕业公告发布后,大量的消息开始在粉丝圈中流传,粉丝对“官方”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四个方向:

• 传言称A-SOUL的中之人们之前的工资只有7k,后期运营提出涨薪至1.1w底薪+1%直播收入提成,条件为成员必须续约。并且A-SOUL工作强度极大,住宿和饮食条件一般。

• 根据“开盒”得到的珈乐社交账号中的信息,成员们生活窘迫、工作强度过大、安全得不到保障以及有职场霸凌情况。

• 企划还有涉嫌软色情的嫌疑,网上流传的证据包括早期乃琳的AI软色情视频片段,珈乐直播中被指令爬上桌子等视频。

• 运营团队计划以AI替代原本的中之人。

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运营方的第一个应对是让A-SOUL成员在直播中回应粉丝的质疑、5月11日晚原定乃琳直播的时间,临时加播了一场珈乐的单人直播。

粉丝们认为这是要用女孩们做挡箭牌,计划要“冲”这场直播。一些曾在游戏主播圈用过“独轮车”的粉丝计划重操旧业,即在直播间用一些软件插件,持续发同一句弹幕刷屏;同时粉丝们在私下里约定,坚决不在直播间为A-SOUL充钱打赏。

11日晚的直播里,很多弹幕可能被屏蔽了,零星出现了直接的提问——薪资如何?加班严重吗?会吃不惯饭菜吗?伤口怎么样了?你过的开心吗?

珈乐读了这些问题,但她的回答却像是读事前准备好的公关稿。“月薪7千和1万1都是假的啦”,被动捕服划伤是因为“我天生皮肤就很软”,“你开心我就开心”。人气最高的嘉然回答待遇问题时说,“一千块的小裙子还是能买得起的啦!”

因为成员们的顾左右而言他,时而念起台本的,粉丝称这是“虚拟主播史上最具虚拟感的一次直播”、“一眼假”。

有粉丝在弹幕中写道:“不去鸟巢了,我们回家”。去鸟巢开演唱会是A-Soul和粉丝们此前的约定,但看过一连串触目惊心的爆料,不少粉丝表示如果这个约定是用A-SOUL成员们被伤害的代价实现,那他们宁愿不实现了。

珈乐B站直播截图珈乐B站直播截图

但成员贝拉的发言打破了一些粉丝的自我感动:“回哪个家?这里就是我的家,我们还有去鸟巢的梦”。

于是这场直播后有人“回旋了”,想要支持留下来的女孩子们,但还有人坚持不能轻易原谅“作恶的资本”。粉丝被分成“回旋派”和“主战派”。

第二天,为了表达抗议,粉丝们先是呼吁取关账号,5月12日一天,A-SOUL的B站官方账号和成员账号各掉粉3-5万。

此外为了引起更大的关注,原来主要在B站、豆瓣活动的粉丝,开始在更加大众的微博上发起呼吁。

在汶川大地震纪念日的自发静默中,粉丝们开始学起饭圈表达诉求时的高效运作,很多粉丝才开始下载微博,学习使用超话,学习如何打榜给话题刷热度,恶补饭圈知识。他们在微博写大字报控诉官方问题写明诉求,用抽奖吸引大量转发。

不过“回旋派”和“主战派”至今仍未达成共识,迷茫感依旧笼罩着V粉丝们。即使是那些被贝拉的发言感动的粉丝,一个疑问依然笼罩在他们心间:

“我能相信你,但我能相信你背后的资本吗?”

03

“我能相信你,我能相信

你背后的资本吗?”

回到2020年11月23日,A-SOUL的出道最初并没有受到V圈的祝福,相反被认为带着“资本”原罪。

A-SOUL的出道视频弹幕中,满满当当的都是“差不多得了”。除了生涩的直播和表演,让虚拟偶像的受众——V圈观众们不买账的,还有组合A-SOUL的经纪公司乐华娱乐,以及背后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的字节跳动。

在V圈的担忧中,乐华和字节代表着资本控制下的造星工业,会毁掉“纯洁的V圈”。资本造星背后的粉圈乱象,刷榜、控评、撕番、打投……这些流量粉丝玩转的套路很有可能会破坏原有的V圈生态。

A-SOUL代表的虚拟偶像实际上是虚拟主播和女团偶像的结合。中之人门穿着黑色的全身动作捕捉技术呈现舞蹈姿态,通常在动作捕捉室进行直播活动。

虚拟主播(VTuber)在日本已基于二次元宅文化已有很长的发展历史,主播在拥有一个虚拟形象和一套面部或上半身的动作捕捉设备,自行在电脑前直播。

转折发生在出道仅仅不到20天后。成员嘉然在首播中一口气连跳20支宅舞,比起时下虚拟主播的能力高出一截,一举俘获了一批V圈粉丝。这段在过去两年被称为“梦开始的地方”的录播视频,下方最热的评论是:“宅舞前后弹幕是两种气氛的,这就是实力捏,嘉门

黑龙江热线

黑龙江热线10000+篇文章

站点 微博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黑龙江热线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返回列表

拓展阅读

阿里云服务器

Copyright 2003-2024 by 黑龙江热线 hlj.shenzzx.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